>财经 >财经要闻 > 正文

除了特斯拉刚结束的那次 美股历史上还有这些最“经典”的财报电话会

摘要:时任雷曼兄弟CFO直接对公司一口“毒奶”、分析师对高管回答一头雾水之后遭遇小伙伴“神助攻”以及能源巨头CEO当场骂人,这三场电话会的尴尬程度简直与马斯克有得一拼。 财报公布后,公司高管召开电话会议回答分析师提问,这早已成为华尔街的传统。流媒体巨头奈飞甚至在今年一季度“升级”了会议形式,事先录下内容,并在当天将视频放上YouTube平台,全面提高会议的视听体验。

然而就在周三,有一个人非要打破传统,在会议中途掐断了分析师信号,当即就得罪了整个华尔街。

华尔街见闻昨日曾提到,特斯拉CEO马斯克召开了一场史上最尴尬的财报会议,用两句“不好意思,下一个问题,这问题太没劲了”和“你们这些问题实在太无聊,干脆弄死我算了”给了分析师一万点暴击,转头去跟一个散户聊了30分钟。

然而,这并不是史上唯一一场“不走寻常路”的电话会议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回溯过去,认为起码还有三场会议能与特斯拉媲美。

雷曼兄弟2008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:“毒奶”的力量在这场电话会之前两天,抵押证券信贷息差飙升至历史新高,市场对雷曼兄弟资产流动性担忧不已,公司股价暴跌31%。

就在这个紧要关头,时任雷曼兄弟首席财务官Erin Callan接过电话,向分析师汇报一季度的业绩状况。尽管雷曼兄弟在信贷账目上惨遭资产减计的“毒手”,Callan仍向投资者保证,一切都只是暂时的。她对公司4.89亿美元的盈利十分骄傲,并在会议过程中用了14次“棒极了(great)”。

Callan不忘告诉投资者,雷曼兄弟负债表上拥有70亿美元多余现金,并直言“我们对流动性感到满意”。

这番说词虽然好听,其中一位投资者——日后因做空雷曼兄弟而声名赫赫的对冲基金大佬David Einhorn却并未对此信服。在重新浏览财报文件之后,他发现了雷曼兄弟自相矛盾的地方:Callan在电话会议中声称第三级资产亏损高达8.75亿美元,但文件显示,第三级资产增长2.28亿美元。

Einhorn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雷曼兄弟随后在下一季度财报会前召开“业务更新”大会,意图对此作出回应,但Callan没有针对第三级资产价值问题作出评论。

会后两天,Callan遭到降职,并在一个月后辞职。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:2008年9月,雷曼兄弟宣布破产。

Snap2017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:来自队友的“助攻”增长黑客(growth hacking)是一个Snap CEO Evan Spiegel曾经批判过的词。在他看来,增长黑客,也就是通过营销渠道来发展业务,有损产品与用户之间的关系。

在当天的电话会上,近来收到许多Snapchat推送的BTIG分析师Rich Greenfield问道:

在进行一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之前,Spiegel先告诉Greenfield:想知道增长黑客是什么意思,谷歌一下,你就知道。随后,Spiegel开始了他的表演:

是不是根本看不懂他在说什么?你不是一个人!分析师也一样!电话正要转接下一位分析师时,Greenfield的同事Brandon Ross并没有意识到电话还没挂线。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,令场面一度十分尴尬:

安然公司2001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:“哔——”那一年的第一季度,安然公司还没有破产。2001年四月,它仍是市值70亿美元的能源巨头。然而在当季的财报电话会上,安然公司来了一波“骚操作”:没有提供任何财务报表。

这是一场财报电话会议,却没有财报在场,分析师不禁一头雾水。

Highfield Capital分析师Richard Grubman当场提出疑问:能否告知大家季度末价格风险管理的资产和负债情况?有负债表吗?

安然公司投资者关系执行副总裁Mark Koenig当即答道,资产负债表还未完成。

但Grubman仍不死心,继续追问相关问题。Koenig仍是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”,打了个太极表示:他手头确实拥有这些数据,但要等其他报表完成后再一起公布。

Grubman依旧不依不饶,直言道:

随后,安然公司CEO Jeff Skilling果断地接过话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