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财经 >消费旅游 > 正文

太空旅行什么时候才能实现?

商业帝国的“大航海时代”

人们社会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有两次大航海时代。第一次是明帝国主导的郑和七次下西洋。这次由古代最强大的帝国主导的航海时代,不仅没有使明帝国走向现代文明,反而导致明朝的财政赤字加剧。第二次是以弹丸之地葡萄牙发起的渐进的,由商业驱动的大航海时代。这次大航海时代不仅发现了南非洲和美洲,更是成为人类进入工业社会的跳板。对比两次大航海时代,前者的起点和技术无疑遥遥领先于后者,但为何前者会偃旗息鼓,后者则后发先至呢?

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:可能是前者是垄断的,无需借助社会力量,以炫耀征服四海的荣耀为目的;而后者则是弱小的,必须借助社会力量参与才能使之持续下去。社会为什么会参与其中呢?答案只能是利益。每个参与者在参与过程中在主动寻找属于自己的利益,这会使这个体系不断延伸出新动能,这种动能再持续推动创新向前。

蓝色起源和SpaceX分别由贝索斯和马斯克推动,主要凭借二者的个人影响力和资金支持,推动项目向前。在亚马逊和特斯拉风光无限之时,这种推动是可持续的,恰如明成祖对郑和的支持,但这种靠个人力量推动的大航空时代是否真的具有可持续性?本人深表怀疑。与大航海时代对比,个人觉得依靠成功企业个人资本支撑的大航空时代,更像是郑和下西洋,展示勇气和雄心的成分高于实际价值。

大航空2.0时代,会构筑在整个社会参与之上

制约航空发展主要因素已经不在是技术,而是成本。

谁来为几乎是无尽的成本埋单,是人类迈向太空时代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贝索斯每年套现10亿美元支持蓝色起源已经被我们视为天文数字。

但从另一个纬度看,互联网天然就是一个价值传输通道,如果每个人能够借给蓝色起源1000元劳动,总量将是惊人的70000亿,是贝索斯投资的1万多倍。这会为大航空时代打开一个全新的视角。第一,超大批量生产,成本锐减。第二,在地球建造可拆卸模块,运达火星,建成人类可生存的空间环境。第三,航天旅行的价格锐减,1%的有钱人可以轻松承担外太空履行的成本,游客基数扩大至上亿人。三个条件互相促进,成本递减,会逐渐接近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水平,外太空时代才能真正开启。

那么,如何构筑价值自由传输通道呢?

实际这只能借助游戏,其内在原因是这个价值自由传输通道是美元和传统法币的终极者。只有在游戏中,人们才能放下对美元霸权的恐惧,才能放下错误的金融认知。

这个游戏的核心是领金股(面值10K),金股每日自动派息1枚人工智能币,领取金股的人可以用股息投资自己喜欢的创新方向,比如航空航天,比如无人驾驶,比如电动汽车、比如智能机器人、比如智能农业.....当超过1亿人领取金股,并投出超过1000亿人工智能币,社会会发现:只要大家接受人工智能币支付,大家就可以控股以上创新项目,以上创新项目就可以获得充足的建设资金。这个发现会让剩余的人选择领金股,收股息,投创新。这个游戏会把传统商业流程颠倒过来,比如,电动汽车获得10000亿人工智能币投资,这个投资即是投资款,也是预付款。因为大家既是投资人,又是电动汽车的客户,因此,完成投资也就完成了分销。当然,实际生产同样是由大家完成。在法币体系中,资金以1000元X10亿人的方式汇聚(叫非法集资),是不成立的。而游戏则会消除这个障碍,使全人类看到一种全新的资源配置方式,只要是大家需要的(创新),就可以获得无限充足的调动大家劳动的权利。